您所在的位置:

首页 > 湖北老龄

湖北广电报|被“二胎”榨干的老人们

新闻来源:原创 更新时间:2018-08-15 10:32:10 编辑:管理员 浏览:119  

生二胎现如今已成一些家庭的选择。在大多数中国家庭,祖辈通常承担着照料孙辈的职责。我们谈二胎,不能绕开那些爷爷、奶奶和姥姥、姥爷们。他们所付出的辛劳被认为是“理所当然”,恰恰也最容易被忽略。



讲述者:刘燕,女,上海,56岁

我成了带娃机器人


女儿在上海工作,生二胎是2016年。我专门从老家赶过去给他们带孩子。第二胎的小宝宝很不巧,出生没多久,就得了严重的湿疹。医生说是过敏,但我们也不知道是对什么过敏。

对小婴儿来说,过敏源的筛查要从脖子上抽血,妈妈心疼,一直不愿意做。直到孩子痒到2岁,能从胳膊上抽血了,一查,才知道,是对鸡蛋和奶制品过敏。这才知道为什么湿疹越来越严重,越来越治不好,因为天天都在吃鸡蛋和奶啊。

第二胎宝宝湿疹的这两年,是我最累的两年,缺少睡眠,我就患上了甲亢。

得了甲亢的人见谁都想发脾气,自己根本控制不了。我越是心疼宝宝,就越是想发脾气,觉得全世界都与自己为敌。人累的时候,症状更加明显。

有一天,上海突降暴雨,家里的席梦思床垫正好在外面晒着。我一个人搬不回来,就给女儿打电话,让她赶紧回来帮忙收垫子,但她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觉得淋湿了没什么。我心疼家里的东西啊,当时情绪就爆发了,坐在阳台上,看着暴雨中湿透的垫子,哭了整整一场大雨的时间。

我和女儿常常为带孩子的细节问题争执不休,比如我觉得孩子应该吃点盐,女儿说按照科学来说不需要吃盐。她觉得我脑海里的都是一些陈旧的带娃理念,与新时代有些格格不入,弄得争吵越来越频繁。

另一方面,孤独感越来越重。我们也是人,不是带娃的机器人。我在上海带了6年娃,依然无法融入这个城市,还是记挂着老家的小城市。老家有朋友,有亲人,能说上话,而上海的小区里,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
我常常设想两年后,老二上了幼儿园,我就能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,过一段真正退休后的日子。我想去旅旅游,也想去见见故乡的朋友。

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来。




讲述者:季美菊,女,武汉,62岁

我们既是孩子的爷爷奶奶

又是孩子的“爸爸妈妈”


因为二胎生下来没多久,孩子爸爸妈妈就离婚了。妈妈坚决不要两个孩子,爸爸也不负责任,把两个女儿甩给我们两个老人,你说我们能不管吗?那时老大才2岁,老二刚刚10个月。

夫妻矛盾比较尖锐,感情也无可挽回,我们作为老辈,也没想到孩子母亲会如此坚决地离开。我儿子跟她是网恋认识的,先怀孕,最后无奈结的婚,我们老人,也只能接受这门婚事,但谁料想,最后的结果是两个孩子几乎成了弃婴。

只能由我们承担起这份责任。比起别的照顾二胎的老人,我们不光是照顾,而是完全地抚养她们。她们的爸妈就像下了两个蛋,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。

老大上幼儿园时,常常问我,我爸爸妈妈呢?我只能告诉她,你的爸爸妈妈“过期”了。孩子又问,那什么叫过期呀?我就说,食物过期了能吃吗?不能吃了。你的爸爸妈妈也是这样。

每次这种时候,都不得不小心翼翼,不能让孩子有一种自己是被爸爸妈妈抛弃的感觉。我常告诉她们,你们的妈妈不是抛弃你,而是她没有能力养活你们,所以先去养活自己了。

我跟老伴儿现在都60多岁了,带两个孩子最大的困难,可能就来自于身体和寿命了。我常常说,我们现在是“死不起”的状态。我们一死,这两个孩子怎么办呢?

好在她们很乖,也听话。她们都不愿意喊我们爷爷奶奶,而是喊爸爸妈妈。我常说,傻孩子,我是你的奶奶呀,又不是妈妈。她们就说,不,你就是我们的妈妈,老妈妈。她们有这种强烈的需求,需要爸爸妈妈在身边。所以叫着叫着,我也习惯了。

前几年,我做完脊椎肿瘤摘除手术,差一点就成了半身瘫痪的人。好在老天眷顾,手术很成功,可能是看有人还需要我,我不能倒下吧。

有一次,我和两个孙女躺在床上,我说起自己身体不好的时候,老大一下子就哭了,说:“妈妈你千万不能死,要死的时候一定要忍住”,我心里知道,她是怕我有一天不在了,自己就彻底没有了依靠。



讲述者:陈爱国,男,北京,60岁

没工资的保姆


他们生一胎和二胎的间隔只有1年多,我们等于同时带两个孩子。家里突然多了两个孩子,又是在北京生活,经济压力一下子变得十分巨大。

我们来北京,因为普通话说不标准,孩子们也让我们少跟宝宝讲话。我们两口子感觉有些自卑,在楼下小区里,遇见其他带娃的邻居,也有些不敢上前搭话。

以前在老家种地的时候多自由,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累了往田间口一蹲,就有老乡过来递根烟,然后聊一会儿天。这边烟不能抽,也没人说得上话,出门不敢走远,几乎失去了原先所有的解闷儿的渠道。

在北京带两个娃,住了3年多,活动的范围始终不超过小区到菜市场的距离。我常常觉得,我的生活就是一个以小区的家为中心的圆,这个圆很小,我也出不去。

回去跟乡亲们谈起时,他们有的还很羡慕,说你去住了大城市,跟儿女们住一起,吃穿不愁,多么自在。但实际上,我每天能做的只有买菜、做饭、带娃,儿子儿媳一回来也累,经常就是往电脑前一坐,也不跟我们说话,即便是说,好多内容我们也听不懂。

我常常感觉自己就是个关系比较亲近的但是没有工资的保姆。

2017年下半年,老二得了肺炎,我每天要坐公交车带他去医院打针,于是我第一次有了公交卡,出门的距离比去菜市场远了不少。好不容易老二打了半个月针肺炎好了,我自己又得了流感,身体一下子垮了。儿子儿媳明面上是让我好好休息,实际上是怕我传染给两个小孩。他们不让我碰两个孩子了,吃饭也不能一起吃。我从心底里是体谅他们的,也能接受,但情感上总觉得有些难受。

就着这次感冒的机会,亲家来北京替换我。我不知道感冒什么时候能彻底康复,但我知道,一旦我不能干活儿带孩子了,我就是这个家庭的累赘,因为他们还要反过来照顾我。实际上我还挺感谢这次感冒的,我被换了下来,回到了老家,过了3个月自由自在的农村生活,感觉好舒适。


相关新闻

今日关注

中国最大的四合院看门人

  他执意要做故宫的改革者  单霁翔生于1954 年,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,师从两院院士吴良镛教授,获工学博士学...

省优、部优、葛优

  潘长江接受采访说:葛优没上过春晚,看见观众他就蒙了,直哆嗦,脸蛋子上的肉都在抖。别人看不出来,但我看得到,因为离得近。他还说葛...

湖北省第十三届中老年人才艺大赛总决赛颁奖典礼取得圆满成功

湖北省第十三届中老年人才艺大赛总决赛颁奖典礼取得圆满成功

广西“怪老头”的民俗博物馆

  在广西桂林全州县,几乎家家户户都知道,这里有个“怪老头”。  “怪老头”叫唐以金,今年73岁,是名老工匠。8年前,当他买下第一组...

主管:湖北广播电视台   主办:湖北长江广电传媒集团 承办:湖北广播电视报  出品:湖北广电报业有限责任公司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公正路9  电话:027-85791014 宣传热线 15071062965   13125176306   传真:027-85791014

国内统一刊号:CN42-005 邮发代号:37-48   读者服务热线:027-85787980  采编电话:027-87815190

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:鄂ICP备18019957号-1号

 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